返回

读心狂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0章:早就已经不疼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阅读流畅不卡顿,免费看书可换源~,点击下载“钉钉阅读App”立即体验。

“等……等一下,我们……我们不喝合卺酒吗?”

    于得水唇角轻扬,只说了两个字:“麻烦。”

    在话落的同时,他便深吻了下来。

    从前可都是夏木犀主动,这一回换做他来主动,夏木犀竟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男人在成婚之前是块木头,却在成婚之日瞬间变成了禽兽。

    夏木犀只觉欲哭无泪……

    在衣衫褪尽之时,夏木犀看到他身上狰狞的伤疤,有些已经好全了,但有些看着还是新的。

    这么交织在一块儿,看得夏木犀心疼不已。

    于得水也注意到夏木犀盯着他的身子看,抬手抚上了她的眉眼,“很可怕的话,就不要看了。”

    但夏木犀却伸手,缓缓地摸上他的伤疤,嗓音有几分哽咽:“是不是……还很疼?”

    “不疼,早就已经不疼了。”

    说话间,他再次吻了下来,不让夏木犀再有说话的机会。

    她眼里的心疼,深刻在他的眼眸之中,让他不忍看到她有任何的伤心。

    次日清晨。

    夏木犀一睁开眼睛,太阳都已经快晒屁股了。

    他们昨晚可是一直缠绵到了后半夜,直到两个人都精疲力竭了,才算是停下来。

    眼下回想起来,真是羞涩地不能见人了!

    目光一转,便瞧见了,此刻正睡在她身侧,尚还闭着眼睛的于得水。

    不过是一夜的时间,再醒过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夫君了。

    就好像是做梦一样,这个梦实在是太美好了,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看着他的睡颜,夏木犀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上了他的眉眼。

    从眉眼开始,一路往下滑,直至停在他的唇上。

    温暖的触觉,这是真的,他们真的已经是夫妻了。

    夏木犀正想得出神,冷不防睡梦中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眸中。

    不等她反应,他便扣住了她的皓腕,唇角一扬,“公主这一大早的,是要做什么?”

    哎哟,她一大早的就摸他的脸,该不会被他误认为她这是欲求不满吧?

    夏木犀顿时便红了面颊,推搡了他一把。

    而后又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今日不去大理寺吗?”

    在她的认识里,于得水可是个十足十的工作狂。

    为了解决一个案子,他可以连续几天不合眼。

    她还以为,她一早醒来,他会不在了,但他还是睡在她的身边,触手可及。

    “月大人给我放了个假。”

    说着,于得水翻了个身,将夏木犀搂入了怀中,唇就停在她的耳畔,补充了两个字:“婚假。”

    夏木犀不由笑出了声来,脑袋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这么说来,你们大理寺的福利还算是可以嘛,你看你一年到头都没没得休假,今儿个,是不是承了我的福,好不容易能休息几日?”

    于得水笑着应道:“是啊,都是托了公主的福。”

    忽然,夏木犀在他的怀里抬起首来,“我以前总在想,虽然我是公主,但日后若是嫁了人,和公婆产生矛盾怎么办,不过眼下,我是完全不用担心了,而且我还能一觉睡到大天亮,也不需要去给公婆奉茶呢。”

    闻言,于得水一挑眉,“所以,公主当初便是看中了嫁给我不用给公婆奉茶这一点,才会喜欢我的?”

    夏木犀噘了噘小嘴,又将脑袋埋入了他的怀中,闷闷地说道:“我才不告诉你呢。”

    她为什么会喜欢于得水呢?

    这个理由,她当然是再为清楚不过了。

    可她却不想告诉他,她想等他们白发苍苍的时候,再和他讲他们的情缘由何而起。

    ——

    顾月轻回到京都之后,才知晓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

    这些事,因为她没问过,所以连决也没有与她讲。

    比如说,四皇子等人,在发动兵变失败之后,七皇子自刎而亡,四皇子和六皇子接连死在了狱中。

    又比如说,夏瑾言在登基为帝之后,封了顾怡萱为妃。

    结果顾怡萱在入了宫没几天,就开始花样作死,将六皇子给毒死了,在次日还敢去踩夏瑾言的底线。

    被夏瑾言直接赐毒酒死了,这顾怡萱一人死也就算了,还拖累了全家。

    丞相府被一窝端,就在前几日,一家老小被拖到菜场给咔嚓掉了。

    再比如,夏瑾言御驾亲征之前,赐了道婚,将夏木犀下嫁给了于得水。

    这事儿连决没跟她讲,所以她是完全不知晓的。

    于得水和夏木犀也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他们俩人的婚礼,她没有参加,委实是有些可惜。

    顾月轻正想着,挑个日子去公主府,将这落下的贺礼给补上。

    许氏便在外头敲门,“轻儿,你在吗?”

    站在顾月轻身侧的吉祥很快便去开门。

    许氏亲手煮了些饺子,给她送来了。

    顾月轻赶忙起身去接,“母亲身子不好,这些东西,交给别人做就好,不必事事都亲力亲为。”

    许氏之前在相府过的日子并不好,即便是吃个饭,也需要她亲自下厨。

    而且饭菜里很少能见肉,在顾月轻没有穿越过来之前,她们母女俩便是这么凄凄苦苦地在相府里度日的。

    眼下来了武陵王府,自然是要事具备,不需要许氏亲自动手。

    但许氏显然是辛苦惯了,这一闲下来,反而还浑身不自在。

    “只是一些简单的活儿,我还没七老八十呢,干得动,若是让我这么闲着,我还觉得闷得慌呢。”

    顾月轻牵着她在软榻上坐了下来,舀了个饺子,吃进嘴里,味道很是不错。

    “好吃吗?”

    顾月轻笑了笑,“很好吃。”

    许氏这才放心地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有点儿胖了,连家人待你可还好?”

    “母亲放心,他们都待我很好。”

    说着,顾月轻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才道:“母亲,丞相府被满门抄斩一事,你可知晓?”

    许氏笑容微敛,叹了口气道:“顾家用你生母的福源来聚福泽,早晚是有报应的,如今这个结局,我并不觉得奇怪。倒是苦了轻儿你,这么多年,与我在相府吃苦,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好,真好。”

    正说话间,连璟浔从外头跑了进来,“外婆!”

    恬恬地喊了一声,连璟浔便扑到了许氏的怀里。

    许氏已经有小半年,没有见到连璟浔了,可是想得紧。

    “钉钉阅读App”全网小说实时更新,书迷必备看书神器!快点我下载看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