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法家高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百壹拾四章 摸金校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着面色坚毅,一心为了北郡的张链子,不论是谢天罡,还是赖料布脸上多少都流露出一丝羞愧。

    不过,他们并没有和年轻人一般脑袋发热,匆忙的做出决定,而是面色肃穆的看着司徒刑。

    将众人的表情尽数收入眼底,司徒刑不由的轻笑,仗义每逢屠狗辈!果真不差!张链子虽然出身最是卑微,也没有什么学问,但是他却是最懂得感恩之人。和他们相比,谢天钢等人的表现,多少让他感觉失望,不过他也能够理解,毕竟,盗墓之事,有违天理,有违人道,而且还要冒着气运反噬的危险,祸延子孙。这样的事情,不匆忙做出决定也是正常。想到这里,司徒刑本来有些难看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并且用异常轻柔的声音说道:“两位先生心中所忧者,本官皆已经知晓!”

    “诸位盗墓,并非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也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为了我北郡!”

    “本官自然不会让诸位受到无妄之灾!”

    “本官会成立三支特殊的官职,分别为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卸岭力士!”

    “这三个官职,是本官敕封,也是会被明确的载入官牒,受到大乾龙气庇佑!”

    “即使有反噬,也不会祸延子孙!”

    听着司徒刑肯定的话,张链子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心中更是有着难言的激动。

    要知道,这三个官职,并非司徒刑独创,前朝魏武帝,因为军资匮乏,曾经在军中招揽奇人异事,设立三个特殊的职务,分别是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以及卸岭力士!

    这三人也都是斑斑大才,在他们的带领下,开山掘墓,不过几年时间,就让北魏空虚的国库,变得丰盈起来。

    只可惜,北魏灭亡之后,这三个奇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在野史中留下了一鳞半爪的记载!

    而他张家,得到了的就是摸金校尉的传承…

    看着张链子满脸激动的表情,司徒刑不由的眼睛上挑,心中多少有些诧异,不顾众人的惊讶,笑着问道:“张先生,可曾听说?”

    听到司徒刑的询问,张链子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回禀大人!”

    “我张家是盗墓世家,所盗坟墓不知多少,但是一般人却是不知,我家祖上,和魏武帝手下的摸金校尉,多有渊源!”

    听着张链子的话语,众人不由的惊讶,脸上更是流露出倾听之色。

    “传说中,上古周文王做后天八卦,才有了阴阳家的前身,但是,世人不知道的是,当年的周文王并非只做了后天八卦,还有先天八卦!”

    “先天,后天八卦合在一起,更能形成十六个卦象!”

    “从这个角度来说,文王不愧是上古圣王!”

    听到张链子的话,谢天罡等人不由的脸色大变嘴巴更是忍不住张开,这样的事情,他们钦天监都没有记载。难道说,这张家的历史,还在钦天监之上?

    仿佛是感觉到谢天罡等人眼神中的狐疑,张链子继续说道:”先天八卦一经现世,天地之间就有大恐怖降临!更有鬼哭神哭,苍天泣血等诸多不吉利的外兆,文王不敢获罪于天,将先天八卦,以及十六个卦象全部毁灭,只留下后天八卦!“

    ”这样才免除天罚,天道也补偿文王,给了大周八百年的国祚!“

    ”我张家世代盗墓,也是在一个古墓中,发现了这个秘密,并且,在那里得到了摸金校尉的传承!“

    ”十六字阴阳风水!“

    ”不过鉴于这个秘密太过重大,先祖不敢获罪于天,只能忍痛将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毁掉半卷!“

    ”…”

    听着张链子的讲述,不论是司徒刑,还是谢天罡等人,心中都有一种难言的心痛,坂本《十六字阴阳秘术》已经让张家纵横大乾,倒斗无数,如果是完全的,又应该如何强悍?恐怕逆天改命,也不再话下!

    想到这里,他们心中的抑郁变得更加浓郁,不过他们也理解,张氏先人当年的做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司徒刑,不是所有人都是太上道人。普通人,面对天道之时,除了妥协,又能做什么?

    想到那被火焰吞噬的半卷书籍,张链子也是心痛的不停抽搐,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悲伤继续说道:“因为我张家得到了摸金笑校尉的传承,所以一直以来,都以摸金校尉自居!”

    “大人如果重新建立这三个官职,我张家必定肝脑涂地!”

    “原来如此!”

    听着张链子的话语,司徒刑不由重重的点头,摸金校尉与其说是张链子的执念,不如说是张家几十代人的执念。所以,当他得知司徒刑要重新设立摸金校尉的时候,才会义无反顾,不及后果的加入!不过他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好笑的看着谢天罡以及赖料布,好似征求意见的问道:“两位有什么想法?”

    “这!”

    “这!”

    听着司徒刑的询问,谢天罡和赖料布不由的对视一眼,如果被授予官职,掌握朝廷官印,军令!

    被龙气所钟,就算区区反噬,也不能祸延子孙,更何况,他们在钦天监,做的就是斩落天下龙脉,逆天之事!

    想到这里,两人也不再犹豫,同时跨步上前,满脸认真的说道:“我等愿意附大人尾翼!”

    听着两人效忠,司徒刑嘴角不由的上翘,声音中更是多了难言的欢喜:“好,有三位相助,本官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三位不用担心!”

    “本官已经命令人打造官服印绶!”

    “并且,配发法器,护诸位安全!”

    。。。

    见司徒刑想的周到,不论是谢天罡,还是张链子等人,脸上都流露出轻松感激之色,毕竟没有人愿意遭受气运反噬,祸延子孙!

    和几人谈妥之后,司徒刑也加快了进度,在全军当中,以秘密选拔的形式,招募了数百身强力壮之人,调配到卸岭力士麾下。

    又在民间,通过特殊的渠道,招募了一群懂得阴阳风水的盗墓贼,交由摸金校尉统领!

    并且,给了官印,摸金符,赶山鞭等法器,作为护身之物!

    在司徒刑的一力促成下,摸金校尉,发丘中朗将,卸岭力士的雏形已经建立,只等谢天罡等人自己完善发展…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发展最快的并非谢天罡的发球中郎将,也非赖料布的卸岭力士,而是张链子的摸金校尉!

    得到官职,敕封的张链子,竟然好似如鱼得水,带着手下,接连挖了几个大墓!

    因为手段高明,而且,做事有分寸,竟然没有惹出祸端!

    司徒刑也不是吝啬之人!

    将那些银钱收入府库之后,又取出三分之一,重赏!

    在重赏的刺激下,所有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想要证明自己,也想要自己出人头地!

    在他们彼此良性的竞争下,北郡府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丰盈起来。当然,也不是没有坏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司徒刑这等明火执仗盗墓,很快就惊动了地方言官,以及杏林的大儒!

    不少人直接将此事上奏朝廷,请求人王申饬,更有人发动儒家的关系,对司徒邢进行口诛笔伐!

    …

    “大人!”

    一身黑衣的萧何,站在司徒刑的旁边,满脸忧愁。

    看着满脸忧愁的萧何,司徒刑不由的轻笑,毫不在意的问道:“外面可是有不利于本官的言论?”

    看着满脸随意,好似不将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司徒刑,萧何眼睛不由的微眯,满脸担心的说道:“大人!现在正在杏林都在谈论北郡掘墓之事。更有人将此事上奏朝廷,据说新帝非常的重视,责令刑部受理!”

    听到萧何的话语,司徒刑不由诧异的抬头,不过他并没有色变,而是轻轻的摇头,满脸不在意的说道:“那些腐儒知道什么!整日将民生挂在嘴边,但是却不识五谷。本官差人盗墓,看似不仁,实际上,却是为了百万黎民!”

    听着司徒刑那丝毫不留情面的呵斥,萧何不由轻轻的点头。他是北郡的主簿,掌管钱粮,他比谁都了解北郡的情况,正如司徒刑所说,如果他不派人盗墓,挖掘财物,补充库内空虚,那么数百万百姓,都将断粮,其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从这个角度来说,司徒刑所作所为,不仅没有过错,反而是真正的大仁大义!想到这里,他继续说道:“大人所说,下官自然明白,只是新帝这次责令刑部严查,恐怕是对我等有所不满!”

    听着萧何的担忧,司徒刑不由的嗤笑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如若是乾帝盘在朝,本官自然要收敛,想办法平息!”

    “说不得,还要将所盗取的宝物,上交大半!”

    “但是,新帝论武功不过是武道圣人,论文治,更是不如!”

    “而且刚刚继位,就破格敕封乾帝盘为神武天王,耗费国家气运,导致边疆不稳!”

    “这等人有什么资格号令本官!”

    “刑部既然想查,那么就让他们去查!”

    “本官倒要看看,那新帝君究竟想要作甚,如果想要以此为借口,讨伐北郡,罢黜本官,那么他实在是太过天真!”

    看着满脸不屑,丝毫不将新帝君放在眼里的司徒刑,萧何不由的轻笑点头,说实话不仅司徒刑不将诚郡王放在眼里,就连萧何等人也不怎么待见这位新帝君。正如司徒刑所说,这位新帝君虽然出身皇家,文治武功也算不差,但是和乾帝盘比起来,真是有着天壤之别!而且为了皇位,这位新帝君不仅设计南疆之战,导致百万大乾男儿战死沙场,大将军韩勤虎陨落,更是在皇宫之前,亲手斩杀自己的同胞兄弟太子成乾!后期更是变本加厉,将人王乾帝盘软禁!

    这等狼心狗肺之人,有什么资格登上九五?

    天下人不讨伐他就不错,他竟然还想要借着这件事,插手北郡,真是不知所谓!

    就在司徒刑萧何背后议论之时,诚郡王,魏先生这对君臣,也是面色严肃的对立!

    “先生!”

    “北郡方面传来消息,司徒刑大逆不道,差人明火执仗的挖掘先人墓穴!”

    “其中一些不乏前朝高官!”

    “寡人已经派刑部进行严查,一旦证据确凿,寡人定然要治他的罪责!”

    看着眼睛发光,满脸兴奋的诚郡王,魏先生不由轻轻的摇头,脸上更是流露出失望之色!

    诚郡王实在是太过想当然了!

    朝堂之上,决定地位的关键,不是品德,也不是大义,而是实力!

    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真是以品德决定地位的话,眼前的诚郡王根本没有资格继承大宝!

    现在的司徒刑大势已成,手下更有数十万忠心耿耿的军队,不是藩王,胜似藩王!

    而现在中央朝廷,可以说是出奇的衰落,能够调动的军队,不足十万,而且,能够统兵的将领,大多都去了嘉峪,在那里和妖族进行血战!

    这时候,实在是不宜在树敌人!

    在这时候,去挑战司徒刑的底线,着实有些不智。想到这里,魏先生没有任何犹豫的起身,大声说道:“陛下!那司徒刑此举也是无奈!”

    “毕竟,北郡妖祸刚去,百废待兴!”

    “而朝廷国库早就空虚,一直以来,都没有给他们资助!”

    “除了盗墓,他们也是没有别的办法!”

    “以老臣之见,不如派出使节,带着财物,进行安抚!有楚凤公主在,双方必定能够化干戈于玉帛。”

    听着魏先生的话,诚郡王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放过司徒刑,并且派出使节安抚,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个机会,他可是等了许久!怎么可能这么轻轻的放过!

    但是,如果不答应,魏先生恐怕会和自己离心离德,想到了这里,诚郡王的脸色慢慢变得和煦起来,笑着说道:“就依先生!”

    “寡人这就差人!”

    …

    看着满脸应付,目光中有着虚与委蛇之色的诚郡王,魏先生不由重重的叹息一声,脸上更是浮现出无奈之色。希望,他能够听进去,否则,祸事真的不远了!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