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叔轻点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4章 两个男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阅读流畅不卡顿,免费看书可换源~,点击下载“钉钉阅读App”立即体验。

夜色里,方希悠却是一丝睡意都没有的。≦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网 ≧

    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没有,却好像又很多的东西。

    关于未来,她看不清,却又好像看得清。一条路,明晰地摆在她的面前,她和曾泉得一起走下去。只是,他的心里,又有多少愿意走的决心呢?

    拿着手机,屏幕黑漆漆的。

    夫人办公室那边,她已经不去上班了。新的秘书只是暂代她的职务,可是工作也挺不错的。毕竟也是这些年精挑细选过来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夫人说希望她留在自己身边,可是毕竟她是要和曾泉多一些时间相处的。只是,他们两个人就算在一起,在一个屋里住着,心有几分钟是在一起的?

    在这里待着,真不如回京去。离开京城时间太久是不行的,那里才是她的王国。而这里?曾泉的身边?他,并不需要她啊!

    方希悠苦笑了下,端着酒杯抿了一口,翻开手机开始看她的邮件。

    自从离职那一天起,她的工作邮箱就失去了权限打开。私人邮件里,只有各种活动的邀请之类的。

    她不喜欢京里的那些趴,叶敏慧和叶励锦她们都是派对狂人,她不是。只是现在,她突然也觉得那些派对不错,起码,可以让她远离自己和曾泉这样无望的婚姻。

    自从调职事件后,曾泉对她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冷淡了,两人的夫妻生活频率也高了许多。他甚至说想要孩子了,可是,这些,又意味着什么呢?不是爱,他不是因为爱和她做,她也不再希冀什么爱。

    只是,这样的生活,比过去更加的压抑,如同整个人陷入了泥沼,没有一丝生机,却也没有逃离的机会。

    好难受!

    方希悠喝着酒,一杯又一杯。

    是被苏凡给刺激到了,还是对自己的婚姻越来越没有期待了,她才会这样的烦乱?

    手机,依旧是黑屏。

    房间里,也依旧是寂静无声。

    抬手按了下手机键,看到了时间,零点已经过了。

    曾泉没有过来叫她睡觉。

    或许,他们是老夫老妻了,根本不用这么矫情,应该和其他夫妻一样,什么事都顺其自然走着就行。可是,她还是,还是想让他来叫她。至少,那也说明她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位置的。

    不管怎么跟自己说不要再期待什么,不要再奢望什么爱情,可心里,怎么可能完全没有奢望?除非心死了才不会想要那个人疼她啊!

    只是,她想了有什么用?他,不会主动来关心她的。

    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拿起手机,按出一个人的名字拨了出去。

    沈家楠的手机,突然在黑夜里响了起来。

    刚刚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他,赶紧伸手拿起来一看。

    方希悠?

    这么晚了?

    她。

    她怎么会打电话给他?

    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沈家楠赶紧坐起身,接听了电话。

    “方小姐,出什么事了吗?”他忙问了声。

    听到他的声音,方希悠愣了下,好像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哦,抱歉,没事,我不小心拨了你的号码。”方希悠道。

    不小心的?哦,那就好。沈家楠心想。

    “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沈家楠便说。

    “是不是打扰你了?”方希悠问。

    “没有没有。”沈家楠说着,下了床。

    她,可能是有事。

    “不好意思。”方希悠道。

    “没事。”沈家楠道,顿了下,他说,“您在武汉了?”

    “嗯,前天过来的,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方希悠道。

    “我还忘了件事。”沈家楠道。

    “什么事?”方希悠问。

    “博物馆收到一份捐赠,据说是文征明的一副画,我还没过去看,您哪天有空来沪城的话,一起去看看真假?”沈家楠道。

    “文征明的画?呃,我未必能看得出来。”方希悠道。

    “如果您都鉴别不了,那真是没几个人可以了。”沈家楠笑着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沈先生恭维我了。”

    “我说的是真的。听说您方领导当初在红墙住的时候,书房里就挂过一副文征明的臻品。”沈家楠道。

    “那倒是有,沈先生是怎么知道的?”方希悠问。

    “那幅画是我爷爷转赠给方领导的。”沈家楠道。

    方希悠,愣住了,记忆迅速往回倒,可是记忆力怎么都翻不出那一页。

    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吗?

    “是吗?我,不记得了。”方希悠道,“抱歉。”

    “您别这么说。都是过去的事了。”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

    那边,沈家楠也没有说话。

    手机里,一片安静,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直到,他听见了她的一声叹息。

    “武汉,怎么样?”沈家楠问。

    她有心事,只是,她不说,他也不好直接问。

    可是,他又不想她这样憋着。她就是喜欢把什么都憋在心里,即便他认识她的时间不长,却也感觉得到。

    “呃,还好吧!”方希悠道。

    “我看了曾市长的新闻,他工作很忙。”沈家楠道。

    “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这样吗?工作啊工作的,不过这样也挺好,至少你们可以有足够正当的理由去做你们喜欢的事,而不是说你要为了家庭怎么样的。”方希悠说着,叹了口气。

    沈家楠听出来了,她在武汉应该是很无聊。

    怎么会不无聊呢?她为夫人做了两年多的秘书,工作出色,上上下下都是一片赞誉。现在她停职了,来到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城市,做着领导夫人的角色。其实是没什么事可以做的。这样的转变,她怎么会适应呢?

    “曾市长到了新的任地,刚开始肯定是很忙的。等这段时间过去了,他就有时间陪您了。”沈家楠劝道。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他的工作重要,没必要老陪着我什么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他陪我。不过,我倒是想看看你说的那幅画。”

    沈家楠听罢,心里难免唏嘘,便笑着说:“您可是金石行家,字画什么的,怎么难得到方小姐?”

    “别捧我了。”方希悠道。

    “抱歉,我是,实话实说。”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了,道:“我很喜欢你的实话实说。”

    沈家楠也笑了下,没说话。

    “没事了,沈先生,打扰你休息了,晚安。”方希悠说着,就要挂电话了。

    “您,喝酒了?”沈家楠突然问道。

    方希悠一愣,他怎么知道?

    肯定是猜的!

    “嗯,喝了点。”方希悠道。

    “早点睡吧,别喝了。”沈家楠道。

    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家里,深夜喝酒,这是一种怎样的心境?怎样的孤独?

    可是,沈家楠又不能说别的,毕竟她是有丈夫的人,他能说什么呢?男女有别,这点界限,不能没有。

    对于方希悠来说,深夜里找个说话的人不难,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她通电话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想到了沈家楠,而他的每一句话,说在她的心里,都感觉,很舒服。

    方希悠笑了。

    他很会说话,更会思考。他说的每个字,都是深思熟虑过的,而这个思考的感觉,却是完全听不出来。这就是他修炼的境界吧!

    沈家楠,是个道行很深的男人!

    心思深,却不会让她产生防备之心。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

    方希悠,很清楚。

    可是,这样的夜里,她似乎更需要一个男人的关爱和呵护,毕竟,毕竟她是个缺爱的人。

    是啊,缺爱的人。

    “谢谢你,晚安。”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

    尽管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依恋的感觉,可方希悠还是挂了电话。

    手机屏幕,变黑了。

    她苦笑了下,放下了手机,端起酒杯又喝了口。

    “怎么还不睡?”门开了,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用说,是曾泉。

    “我没有吵到你吧?”方希悠问道。

    “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在这里喝什么呢?”曾泉走过来,把杯子从她手里拿走,道。

    杯子里的酒,晃动了出来,洒在了她的手背上。

    方希悠盯着他。

    “走,睡觉去,明天我还有一堆事儿呢!”曾泉说着,扶起她。

    方希悠的身体便靠在他的胳膊上。

    “喝醉了?”他问。

    “没有。”她说道。

    两个人往卧室而去,方希悠手背上的酒,就流了下去。

    “你是不是想回京了?”曾泉问道。

    方希悠愣了下,看了他一眼,道:“我回去干什么?工作也辞了,在家待着和这边有什么区别?”

    曾泉扶着她坐在床边上,给她倒了杯温水端给她,方希悠接过水杯子,喝着水,也不说话。

    “如果你想回去,就回去吧!”曾泉道。

    “你要赶我走了?”方希悠看了他一眼,笑了下,道。

    “我赶你做什么?我只是不想看着你在这里这么无聊。”曾泉道。

    “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方希悠道。

    她的语气是有种嘲讽的感觉,曾泉听得出来,却也没去在意。

    “夫人那边,我明天打电话和她说,你还是去上班吧!”曾泉接着说道。

    “真的嫌我在这里多余了?”方希悠盯着曾泉,笑问道。

    大叔轻点聊

    “钉钉阅读App”全网小说实时更新,书迷必备看书神器!快点我下载看看吧!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