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村野小仙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八十七章 先礼后兵(中)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阅读流畅不卡顿,免费看书可换源~,点击下载“钉钉阅读App”立即体验。

“你看好了啊,我可是先礼后兵了啊。“

    徐有方说完不给陈新反应的机会,就大声说道:“大叔,我徐有方也是吃乡亲们的饭、喝着河里的水长大的,我不难为您,您也别难为我,我知道修这条路会给你带来了一些损失,但那些损失大家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单就这条路本身来说,就你们现在这路况,有跟没有能有什么区别?鞋底儿薄的都先硌脚,能值几个钱你有数我也有数。当着真人不说假话,你明说吧,你要怎么办,才肯让我们修这个路?“

    唐装男人这时候也听年轻的说了几件徐有方干过的事,按捺住心头的脾气,斜了他一眼道:“你说呢?“

    徐有方示意陈新,陈新道:“我们把需要动工的路线规划出来,看用了谁家的地方,我们按照四海镇上补偿标准,再多加百分之二十给大家补偿,直到路修好能够使用为止,怎么样?“

    实话实说,陈新给出的条件已经非常良心了,就东河村这破地方,全村人都靠着一条河出入,村里的路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施工根本不可能影响他们的生活。而要说占用了他们的地,通过合理的规划后其实也不会占用太多,更不会有人把祖坟修在自家旁边,但不管怎么说,一块村里的地陈新愿意按照镇上的标准补偿,还多了两成,他们怎么也应该同意了。

    可两家的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连想都没想就不耐烦的挥手道:“不行不行,补偿按青云市市区的标准补,路修好以后我们要在山口设卡收费,过路费的标准按市里的高速路口收,收的钱归我们。你们往后要是再在村里面建度假村,我们也要占六成的股份。“

    这种毫无诚意简直是河马大开口的条件把陈新快气死了,她强压着心里的气愤,拿出一张名片放到桌子上道:“你们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我们不可能答应的。既然今天大家都没有意思再谈下去了,那就都回去冷静冷静,我希望你们再考虑考虑我说的条件,如果同意让步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

    可她话才刚刚说完,就看见唐装老人拿起名片当着她的面撕成了几片,往空中一扬冷笑道:“我考虑个屁!”

    徐有方一把将陈新拉到了一边,非常干脆的道:“好了,谈判破裂,走吧!”

    说着,就带着陈新鲁飞等人往外面走。

    唐装男人顿时不干了,问道:“你干什么去?”

    徐有方头也不回:“我去找村长支书,集合全村的人问问别人是怎么想的。”

    “你问了也白问!”

    “白不白问的你管不着!”

    “嘿!我还就非要管了!你们打伤了人,先赔了钱再说走!”

    两个老男人一声招呼,将近三十个大小伙子就把徐有方等人围在了院子里,手里面还都拿着家伙。

    包括鲁飞在内,跟着陈新的几个公司高管齐齐变色,徐有方却兴高采烈的回头冲陈新说道:“你看,礼不好使,咱们开始用兵吧!”

    “用尼玛!”

    一个站在最前面,身体最壮实的三十来岁的男人最不信邪,他可一直都在东河村生活,不知道徐有方在外面的名头,骂骂咧咧的手中的棒子就照着徐有方抽了过来。

    总算他还保持着理智,这一棍让过了头部,是冲着肩膀去的,徐有方呵呵一笑,嘭的一下已经抓住了对方持棒的手腕,随意一扭那人的手就背到了身后,手中木棒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徐有方一只手抓着那人,就想用他做个模板,让这些人冷静冷静,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站在他旁边的两个人二话不说就同时冲着他的后背抡了过来。

    我特么……还没法好好说话了是吧?!

    徐有方留在原地都没动弹,背部肌肉发力,咔嚓两声,两根胳膊粗的木棒齐齐断裂,两人还在看着手里的木棒尾巴发愣,徐有方一手一个,已经掐住了两人的脖子,现在手里那人就像个玩具似的被他随意一丢,落地时已经晕了过去。

    嘭!

    徐有方使劲控制着自己的力道,将两个人的脑袋轻轻一碰,但这两人还是齐齐晕了过去。

    这么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

    看着院子里虎视眈眈的二十几个年轻人,徐有方就有点不耐烦了,他转过身去,开始在人群里搜寻那个唐装老头儿,准备来个擒贼先擒王,结果就发现那老头儿滑的跟条泥鳅似的,看到他武力值爆表,早就躲到人群深处去了。

    但是……你躲到人堆里就能阻止我了吗?

    徐有方二话不说就直直朝着老头儿走了过去。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这帮大小伙子们火爆的性格,看到了刚刚三个人的下场,人家老混混都知道躲了,这帮人楞不知道,还嗷嗷叫着往上冲呢。

    徐有方手一伸,冲的最前的那个小伙子就到了他的手里,他改变主意了,既然无法顺利的擒贼擒王,他觉得抓一个典型立一个榜样也不错。

    所以他就把这个倒霉蛋儿挡在身前,一路走回了屋里,路上有让路的就相安无事,如果有不长眼的想动手,就一脚踢飞。

    陈新她们来的时候,这家正准备吃午饭,屋子里的大圆桌上摆满了各种大搪瓷盆装的农家家常菜,徐有方扫了一眼,二话不说就把那倒霉蛋的脸摁在了一个搪瓷盆里。

    那是道小鸡炖蘑菇……延承了农家菜一惯的特点,量大,味浓,菜汤多。

    那个脑袋顿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可随便他怎么挣扎,脖子后面那只手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得他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反而是顺着脸和搪瓷盆周围的空隙扑腾出一堆的菜汤。

    “你干什么!”这是明知故问的。

    “快放开他,不然弄死你!”这是色厉内荏的。

    “报警报警,太无法无天了!”这是实在没辙了的。

    “你出来,有本事跟我们单挑……”这是,这是脑子秀逗了的。

    徐有方没出去单挑,也根本没把报警什么的当回事儿,先别说是他们先动的手,再说了,像这种程度的打架斗殴在村子里几乎每天都会有那么一两次,谁会为了这种事儿去报警?

    就算报了警,警察又能怎么样,连血都没见,也没有任何需要送医院的伤,除了民事调解一下就是敷衍的警告不要再闹事了。像这样的力度没有人会放在心上,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一直以东河村村霸自居,结果现在村霸要报警?

    你特么是在搞笑?

    所以所有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有方把他们的兄弟伙按在每一个新鲜**,汤汁浓郁的菜盆子里,把所有味道都深切的尝了个遍。

    人群在徐有方把那人的大脸按在第二个盆子里就开始安静了下来,等到了第四个盆子就寂静的针落可闻,没有人在喊叫,更没人再敢随意乱动,每个人都一脸难受的表情看着徐有方不停的拿着自己的同伴试菜。

    小鸡炖蘑菇,大盘鸡,上汤娃娃菜,毛血旺,猪肉炖粉条,糖醋鱼……徐有方就像是处女座似的,执着的把每一道菜都让那个倒霉蛋尝了一遍。一边按着头,一边还在想幸亏这家人比较多,用的都是这种大大的搪瓷盆子,要是一般人家用的菜盘还真不一定装得下这么大一张脸。

    做完了这一切,那个人都快崩溃了,被徐有方松开后一边不停的擦着脸,一边抽抽噎噎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倒不是菜汤的缘故,而是这整个过程中徐有方表现出来的力量和冷静让他彻底丧失了勇气,觉得自己在人家面前就像个玩具似的。

    然而还不等旁观的人们松一口气,就听徐有方笑呵呵的说道:“我只说一遍哦,所以你们一定要听清楚,下一个再敢使用暴力的人就没有他这么好运了啊。”

    你管这个交好运?

    人们还没提出抗议,徐有方已经进一步解释道:“这一个我只是让他的脸进入了菜盆,下一个,我会脱了他的裤子,让他两头都尝尝菜的味道。如果这还不够,我来的时候看见村里的公共厕所味道挺足,不知道谁有兴趣尝一下?”

    没人有兴趣,徐有方再走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但没人再敢挡在他的面前。

    “社会我徐哥,人狠话不多,简直太牛叉了啊!!!“鲁飞看着徐有方就好像看着一个冉冉升起的巨星。

    而陈新,怎么说呢,虽然徐有方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洋洋得意,不要沾沾自喜,装逼的男人不能不淡定,但当陈新用那种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还是彻底的失败了。

    但这种高兴的情绪直到他们走出了院子的时候就被强行终结了,进院前他们看到的那辆方方正正高高大大的砂砾黄牧马人已经快要认不出来了。

    漂亮的喷漆图层被刮的像是啃剩下的西瓜皮,车头车尾的所有灯都被砸了,四个轮胎被扎破,车门和前盖到处都是凹凹凸凸的撞击痕迹,甚至透过破烂的车窗,还能看到里面被人扔了好几袋子的黄白之物,散发的恶臭隔着院墙都能闻到。

    陈新和两个高管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倒不是心疼一辆车,而是自己的脸皮好像被人啪啪啪的抽成了一片通红,车都已经这样了,要是没有徐有方在,天知道人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两个高管一开始对于徐有方用人脸泡菜盆的做法还颇有微词,但现在,他们只恨徐有方没有真的动用公共厕所。

    “可惜了,多好一辆车啊,我都有点后悔当时买了奥迪没买这车了……“鲁飞站在车边上,捏着鼻子一个劲儿的心疼。

    “这事儿怪我,是我来了李爷爷才离开的,结果……”徐有方自责的跟陈新说了一句,然后脸上的笑容就彻底消失了,转过身,看着后面跟着的一群不三不四的小青年冷声道:“我现在需要有人出来给我个说法,有没有人自愿站出来的?”

    这话要是警察说的,这帮小青年根本不在乎,一个是惩罚的力度不会那么大,另一个是他们相信凭这么多人互相作证,最后这事儿也就是查无实据不了了之而已。

    可现在问话的是徐有方,这兄弟需要调查取证才会采取行动吗?而且……他真的可能会把人弄去泡粪坑啊。

    一群人看着那面目全非的牧马人,闻着车里面散发的阵阵恶臭,都有些后悔……刚才,咋就冲动了呢。

    没有人自愿站出来,所有人都沉默着不说话,既不想去触徐有方的霉头,也不想得罪那两个老男人,所以场面就变得无比尴尬。

    徐有方打破了沉默,只用了淡淡的一句话:“我数三声,如果没有人站出来,那我就只能默认你们所有人都有份。我希望你们村的厕所足够大——如果实在不够,我也可以帮你们排队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唐装男人和站在他身边的这家的主人身上。大家是给你们做事,现在都要泡粪坑了,你们再不出来就太不厚道了吧?

    两个老男人绷不住了,唐装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徐有方道:“年轻人……”

    徐有方掏了掏耳朵打断道:“我都不认识你,咱俩之间有什么话说?”

    “我姓魏,你可以叫我魏老,”唐装男人说着,又指了指身边这家的主人介绍道:“他姓齐,是我亲家。”

    “老魏,”徐有方耸了耸肩膀道:“有啥话你就说吧。”

    老魏还没说话,他身边的老齐就忍不住了,徐有方刚刚人脸泡菜汤的手法毕竟是在他家发生的,他要没什么表示,多年积累下来的威望可就全没了。

    老齐看着徐有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神态自然一些:“如果你活到我这么大年纪,你就会知道,做人做事要给自己留点余地……”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钉钉阅读App”全网小说实时更新,书迷必备看书神器!快点我下载看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