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光战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外传 北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阅读流畅不卡顿,免费看书可换源~,点击下载“钉钉阅读App”立即体验。

年月日,:,中华,京城。首发www.zhuishubang.com

    阿涛用力抬起酒吧的卷帘门,哗啦啦的声音把他从迷醉中惊醒。他抬起脑袋,微微睁开迷蒙的醉眼,旁边的调酒师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陆续有年轻的男女走进来。尽管在寒冬中的中国北方,到这个地方来的女人华丽的长衣下依然是短裙和丝袜的打扮。室内的音箱中飘出节奏明快的音符,尽管还没到气氛最火热的时候,尽管昨夜刚刚经历了跨年夜的狂欢,这些人已然开始为彻夜的摇摆做着预热。

    穿着皮裙的少女踱过来,在他的身边坐下,笑盈盈地让他请一杯酒。他冲着调酒师点点头,调酒师便调了一杯缤纷的pose-cafe端过来,放在了少女的面前。他盯着调酒师看了好久,年轻的调酒师才不甘心地往他自己面前的空杯中倒了半杯白兰地。

    然而还是没倒进他的嘴里。阿涛抢先端过杯子一饮而尽,却将一盒牛奶塞进了他的手里。他用杀人一样的目光盯了阿涛很久,却对这个一路跟随的兄弟毫无办法。气愤地把牛奶往吧台上一丢,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往外走。

    年轻的调酒师一脸担忧,却在见到老板套在中指上的车钥匙时放下心来。被人忽视的皮裙少女奇怪地看完了一场莫名其妙的默剧表演,喝完自己的酒,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他从酒吧中走出来,到了自己的车旁边才发现钥匙没了。不用问就是被阿涛顺手牵羊了——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在阿涛的酒吧里下手。也懒得回要,事实上要也不一定要得回,自己喝了太多的酒,阿涛肯定不会让自己开车回。

    原本放钥匙的口袋里被塞进了块钱,估计也是阿涛的手笔。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回到北京后,自己的警惕性越来越低了。否则根本没有人能在自己身上玩这种偷梁换柱的把戏,哪怕是自己喝醉了也不行、哪怕是阿涛也做不到。

    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个地名后就昏昏沉沉地躺在了后座上。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是有名的“侃爷”,不过这位还好些,看他精神不济,并没有喋喋不休地耍嘴皮子。

    交通状况并不好,尽管是在元旦长假期间,路上仍然有些拥堵。出租车走走停停,摇摇晃晃的感觉仿佛让他回到了那些熟悉的光景中。

    ……

    “天权,你丫到底会不会开车?老子早上吃的压缩饼干都快被摇出来了。”

    “没办法,猴子的车就这样,有本事你下车走着。”

    ……

    “前面没路了。所有人下车,搜索前进,注意隐蔽。”

    ……

    “天璇呼叫北斗,发现目标队伍。四十五人,驼畜十五。自动火力,配有掷弹筒和单兵火箭弹。预计五分钟后进入伏击圈。完毕。”

    ……

    “开火!”

    ……

    “天枢呼叫北斗,确认目标三十二人被击毙,两人丧失行动能力。有三人组携带火箭弹向天璇方向退走。完毕。”

    “天枢前支援,完毕。”

    ……

    “天枢呼叫北斗,我方向三人组被击毙。完毕。”

    “收紧包围圈,天枢前往方向。其余各单位自由开火。完毕。”

    ……

    “摇光呼叫北斗,确认目标三十九人被击毙,三人丧失行动能力。完毕。”

    “注意隐蔽,现在我们不急。”

    ……

    “头儿,我发现他们了,在你两点钟方向、开阳正前方的树后面。有一个掷弹筒。”

    “允许射击。务必保证各单位安全。”

    “我也想打,但我这里没有射击角度。狗日的隐蔽的太好了。”

    “那就等着,密切监视。”

    ……

    “头,天璇那边缴获的火箭弹拿过来试试?”

    “可以。”

    ……

    “玉衡前往目标所在地。注意安全,完毕。”

    ……

    “玉衡呼叫北斗,目标三人确认死亡。完毕。”

    “各单位搜索该区域,注意那三只断翅的鸟。完毕。”

    ……

    “天璇呼叫北斗,发现鸟两只,一只死亡,另一只估计也快了。”

    “给他个痛快。”

    ……

    “天权呼叫北斗,发现最后一只鸟,估计还有得救。”

    “全体向天权方向靠拢。”

    ……

    “心!”

    “砰!”

    “混蛋!”

    ……

    “大夫,快!”

    ……

    “头儿,嘉奖令下来了,集体一等功。你的个人一等功,弟兄们都是二等功。”

    ……

    “头儿,我们出一趟,你安心养病。我们很快就回来。”

    ……

    “头儿,对不起,我没带好北斗队。玉衡和摇光……”

    ……

    “苏钺同志,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可以归队了。”

    ……

    “苏钺同志,我们很遗憾地通知你,你的爷爷,昨天晚上因病逝世。如果你需要回家吊唁,大队会为你特批探亲假。请节哀。”

    ……

    “头儿,你怎么了?”

    “快点来人!”

    ……

    “苏钺同志,经过检查,你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我们推测,突然晕倒是由于你曾经的两名战友的牺牲和亲人的突然世导致的心理性问题。希望你能配合心理医生的工作,尽快康复,回到工作岗位。”

    ……

    “没有办法。复员吧。”

    ……

    “敬礼!”

    ……

    “先生,先生,到了,您这区出租车进不。车费一共块。”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车窗外自己住了半年仍然有些陌生的高档别墅区,掏出块钱递给司机,丢下一句“别找了”,就开门下了车。

    摇摇晃晃到了自己的房子前,却没开门,而是一屁股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把头深深埋进了手掌里。

    反正就只有自己一个人,门里门外又有什么区别呢?

    原本是苏家的天之骄子,中国人民解放军粤省军区“北斗”特战队的队长。在一次执行境外秘密任务的时候为保护队友而被敌方伤员开枪击伤。只不过在医院里面养了三个月的伤,少了自己的“北斗”队就因为临时加入队员的配合不紧密而付出了三人牺牲的惨重代价,其中两人正是日夜和自己战斗在一起的队友。悲痛的心情尚未平复,自己的爷爷,已经退休的苏家定海神针,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就因病逝世。接连而至的打击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终于在一次训练中毫无征兆地突然晕倒。

    部队的心理医生进行了介入,但自己好像被困在迷城中再也走不出来了。自母亲世,父亲作为政治家族中的异类,独立经营着一个庞大的集团公司。爷爷持己甚严,父亲的产业不仅没能得到家族的利好,反而被爷爷要求着在各方面做出表率。父亲在一年前也因车祸世,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自己限于身份,并不参与公司的经营和发展。原本父亲世的伤疤在这一年里被抹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却又受到接二连三的打击。

    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脆弱。原本以为,那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在五年的军伍生涯中,早已将精神锻炼得像一般的坚硬。然而……

    告别了部队,告别了铁与火铸成的特战队,自己好像忽然没了支撑。如果连番的打击废掉了一个原本意志坚强的铁血军人,那么无法调整的心态让他不得不从军中退出的事实则废掉了他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年少轻狂,也没有了铁血意志,更没有了奋斗的目的,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废物。

    没错,废物。

    从军队中退伍,返回北京,大伯在机场迎接自己。多余的话没有,只是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了句“回来就好。”

    了父亲的公司一趟,却发现自己完全插不进手。那帮职业经理人将整个公司经营得妥帖而严密,从头到尾跟着自己的职场丽人热情而又警惕。

    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废物!

    自己该做什么呢?

    他站起身来,原本应该挺直的背脊在暮色中微微有些佝偻,打开门走了进。

    别墅是父亲留下的遗产之一,自从父亲世后就一直空着,大伯母偶尔会让人过来打扫一下。自己住了三个月了,却感觉像是一座空旷的坟墓。

    他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呆呆地躺了好久,忽然开始怀念起入伍前鲜衣怒马的少年生涯。

    苏家的少爷、苏氏集团的继承人。这样的身份让他在京城如鱼得水。如果不是爷爷实在看不下,或许他会一直那样浪荡下。而如今,把他送入军队熔炉的爷爷世了,曾经山一般屹立在身后的父亲也世了。自己离开了军营,回到了这个让现在的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进了车库。

    一辆低矮的跑车平静地趴在车库里,灰色的车衣盖住了它特立独行的外观。他把车衣掀开,露出一台银灰色的车来。

    蝙蝠lp,在豪车云集的京城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好车,却是父亲送给自己的岁生日礼物。自己在得到这辆车后在深夜的城区中超速行驶,最终被交警带进了拘留所过了一周。一周后,爷爷把自己送到了部队。

    他坐进低矮的驾驶室,将车发动起来,l排量的发动机发出久违的吼声。哪怕在五年的时间里静静呆在车库中,车子的状况依然良好。

    从区出来,选了一个方向。

    要到哪里呢?

    他深深地踩下了油门。

    。

    “钉钉阅读App”全网小说实时更新,书迷必备看书神器!快点我下载看看吧!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