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18 思慕绵绵188(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十天后,“四季”会所里,第一次赶上慕慎希生日的思唯为他举办了一个庆生派对,邀请了一大群人,说是要好好地热闹一番。★首★发★追★书★帮★

    接到邀请的沈嘉晨下班时已经是七点多,再加上雪天堵车,她到达“四季”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

    刚刚走进大厅,旁边就有电梯到达,沈嘉晨下意识地往那边看了一眼,就看见陆景乔揽着黎湘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远远看见她,陆景乔神色未变,黎湘一下子笑了起来。

    沈嘉晨迎上去,微微笑着开口:“我果然来得太晚了,你们都要走了?”

    黎湘脸色不太好,闻言揉了揉太阳穴,“人太多了,我有些犯晕,所以想提前走。但你也太晚了吧?”

    “没办法啊。”沈嘉晨转头看了一眼外头的飘雪天,“下雪堵车嘛。”

    黎湘见她气色神色与平常无异,这才微微笑道:“那你还是要上去坐会儿吧?本来还想今天能和你好好聊聊呢。”

    沈嘉晨心里知道她想跟自己聊关于什么的话题,笑了笑,“没什么的,改天还多得是机会。”

    “还多呢,再过两天你都又要走了。”黎湘轻轻叹息了一声。

    “只要人还没走,就还有机会。”一直没说话的陆景乔忽然开口,“你们改天再约吧,今天先回去休息。”

    黎湘听了,看他一眼,又看着沈嘉晨无奈地笑了笑。

    沈嘉晨对上陆景乔沉静无波的目光,只是道:“那你们路上小心。”

    “再见。”

    陆景乔说完便握着黎湘的手走出去,到达门口,很快上了车。

    沈嘉晨看着他们的车子驶离,这才走进了电梯。

    五楼是被独立承包的区域,沈嘉晨出了电梯,电梯口一个服务生连忙帮她引路,领着她朝着包间走去。

    谁知道刚刚走到一片公共区域,她却忽然就听到了思唯的声音:“慕慎希你别太过分啊!”

    沈嘉晨脚步一顿,探头一看,就看见了那片公共区域仅有的两个人。

    既然看见了派对的主人,沈嘉晨很快就打发了服务生,只是见那两人之间似是有什么状况,她并没有出现。

    思唯正被慕慎希堵在墙角,两个人中间隔着一枚粉色钻戒。

    思唯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送给你礼物就是正常的,不要你送东西给我。”

    “你知道我生日最想要的礼物是什么。”慕慎希低头看着她,“就看你给不给……给不给?”

    思唯竭力躲避着他,慕慎希却步步紧逼,最终几乎亲到她唇上,低低呢喃:“连自己想要的生日礼物都得不到,我这个生日真是白过了……”

    思唯终于控制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嫁不嫁?嫁不嫁?”慕慎希仍旧不肯放松,执意地问着同一个问题,“嫁不嫁?嗯?”

    “嫁啦嫁啦!”思唯似乎终于被逼得受不了,尖叫着答应了一声。

    下一刻,慕慎希就将手里的戒指套到了她无名指上,随后便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见此情形,沈嘉晨轻轻一笑,没有再继续往前,而是退回电梯口,又搭电梯下去了。

    她在温暖舒适的大堂沙发里坐了下来,随手拿了一本杂志,正百无聊赖地翻阅时,忽然听见两个经过的服务生聊天,说起外面的雪下大了。

    沈嘉晨便放下杂志,走到门口去看了看。

    昏黄的路灯灯光之下,漫天飞舞的大雪纷纷扬扬,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覆盖。

    沈嘉晨站了片刻,目光不知怎的落到远处,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正从会所入口的方向走来。

    她并未深想,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那人逐渐走近。

    雪实在是太大,那人身影始终模糊,只是隐约看得出是个高个男人。在离她所站的大门还有大约三十米距离的时候,那人忽然停住了脚步,随后就倚在一根路灯旁,似乎是低头点了支烟。

    他站在那头抽烟,人却是朝着这个方向的。沈嘉晨看着他的同时,他仿佛也正在看着她。

    这个念头出现在沈嘉晨脑子里的时候,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漏掉了一拍。

    与此同时,有服务生也注意到了那人,担心怠慢客人,连忙拿了伞过去接。

    沈嘉晨看着服务生为那人撑上伞,那人却依旧只是站在那里抽烟。

    直至一支烟抽完,两个人才逐渐往这头走来。

    终于走得近了,那个身影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黑色长裤,深灰色的大衣,蓝色高领毛衫……最后,是那把黑色的伞下,渐渐露出来的清俊容颜。

    沈嘉晨站在那里没动,他进到檐下,服务生收伞退开。

    也许是天气太冷了,沈嘉晨觉得自己脸有些僵,想笑,却又仿佛笑不起来。好一会儿,她才终于轻声开口:“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慕慎容顺着她的目光看着外头飘扬的大雪,缓缓道:“那边有几处不动产要处理,处理好了,就回来了。”

    沈嘉晨轻轻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慕慎容转头看她一眼,“怎么?不欢迎?”

    她缓缓对上他的视线,轻轻一笑,“怎么会。”

    “为什么站在这里?”慕慎容问。

    沈嘉晨想起刚才在楼上看到的情形,又笑了起来,“我来晚了,上楼就看到慕大哥求婚成婚,跟思唯正缠绵,我不好过去打扰,就下来看看雪。”

    慕慎容听了,没有发表意见。

    “你呢?”沈嘉晨问,“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从那边走过来啊?”

    “刚刚下飞机。”慕慎容说,“从机场过来,刚进门就遇见他们的铲雪车发生事故挡了路,我就把车扔那里走过来了。”

    “哦。”沈嘉晨轻轻应了一声。

    两人就那么站着,面对着漫天的飞雪,忽然就陷入了静默无声之中。

    直至远方忽然有明亮的灯光扫来,随后,慕慎容的车缓缓驶到了两个人面前,有工作人员下车,跟慕慎容道过歉之后,准备将钥匙送到接待处。

    慕慎容看向沈嘉晨,“上去吗?还是趁着雪还没积起来先送你回去?”

    沈嘉晨略略思量片刻,抬眸看他,“那还是回去吧,慕大哥今天应该也够满足了,不差我这一个祝福。”

    慕慎容听了,直接上前拉开了副驾座的门。

    沈嘉晨坐上车,默默地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

    车子驶出“四季”,路上车辆很少,但因为大雪,车速依然很慢。车厢内很安静,密闭的车窗隔绝了风雪的声音,两个人又都没有说话,空气仿佛都是凝滞的。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在沈嘉晨家外的那条巷口停了下来。

    沈嘉晨身体仿佛有些僵硬,又坐了好一会儿,才解开了套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带。

    她低头的瞬间,慕慎容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这段时间我不停地想起在山区的日子,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那里的生活。”

    沈嘉晨动作微微一顿。

    在山区的时候,他们昼夜相对,白日里如朋友同事,偶尔的夜晚,则是亲密无双的一对。

    可那毕竟不是现实。

    “如果早知道回来会变成这样,你猜,我会不会干脆彻底留在那里?”慕慎容忽然又问。

    沈嘉晨沉默许久,才终于看向他,“那里始终不是属于你的地方。”

    慕慎容忽然笑了笑,清冷自嘲,随后他抬眸看向了前方的道路。

    沈嘉晨推门准备下车的时候,他却再度开口:“那天你来别墅找我……如果我没有告诉你我要去美国,你原本打算要跟我说什么?”

    沈嘉晨已经将车门推开一条缝,车外的寒意伴随着风雪的声音侵袭而来,她身体有些僵硬,缓缓道:“原本也是那些话,还有……希望你不要再跟我一起回山区。”

    车内又安静了片刻,慕慎容的声音才响起,“你放心,我不会再去了。”

    “对不起。”沈嘉晨说,“谢谢。”

    随后,她大力推开门下了车,又反手将车门关上,走进了巷子。

    漆黑的巷子依旧没有路灯,她摸着黑,迎着风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就算一早知道回来会变成这样,我还是会选择回来。”

    身后,慕慎容的声音忽然又一次响了起来。

    沈嘉晨停住脚步,听出他就在自己身后不远的位置,并且逐渐在接近。

    “因为如果不回来,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至少现在,我知道了……”

    “对我而言,这比什么都重要。”

    “你没办法面对我,那我就不去山区,留在江城好了。”

    “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对你而言是最轻松的,那你就尽管去过那样的日子。”

    “我知道你心里有我,你肯定会想我。”

    “心里想着我,却见不到我,也算是你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吧?”

    “可是我也会想你,怎么办?”

    “放假回来的时候,记得来看我……哪怕一次也行。”

    “我等着你,无时无刻。”

    黑暗之中,她发不出声音,只有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划过脸颊。

    慕慎容转身的瞬间,她终于回头。

    “我是你的……”她声音近乎喑哑,颤抖着,几乎听不清。

    慕慎容停住脚步,回头。

    她的手已经拽住他腰侧的衣物,随后,她抱住了他。

    “我是你的。”她几乎埋进他怀中,近乎哽咽,“在江城,我就是你的。”

    慕慎容缓缓笑了起来。

    雪仿佛下得更大了,不过须臾,便似乎要将这座城市也覆盖。

    大雪之中,她始终紧紧抱着他,渐渐地,竟与这座城市共白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